好吃的水果

叱咤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

【脑洞】后事

郭奕来时,与从门中出来,只管逗弄曹干的曹丕险些撞了个满怀。

曹丕把曹干交还给乳母,令她抱走,按住郭奕的肩,稳住他身形。

曹干还十分不依,回头朝曹丕伸手,咿咿呀呀口齿不清地叫着“阿大”。

郭奕弯腰,从容和他行礼,曹丕见他低头时露出那一段雪样的脖颈,便觉喉咙干涩,便想起他昨夜在床上的情状。

郭奕真是……在黑暗中亦可发光……如此易于捕捉而自投罗网……

“臣见过太子殿下。”他道。

语音沉稳平和,不复昨夜一路从不加遮掩的高亢叫到喑哑,还是不加遮掩。

“子桓……子桓快些……好涨,动一动……”

当时他伏在曹丕肩头,叫得似已毫无理性,桃花眼却满含笑意,是拿捏准了曹丕的心情。

颍川郭伯益,好尚通达,敏而有知。其为人弘旷不足,轻贵有馀,得其人重之如山,不得其人忽之如草。

郭奕抬头,曹丕替他拉整了衣襟,他便含着笑意看着。曹丕替他又正了冠,他也只管含笑看着。

除了称谓,简直和在床上并无二致。曹丕真是对他这双眼无奈,但凡看谁,都像是勾引。

曹丕轻声道:“父王才喝了药。好了,去吧。”

郭奕就笑了笑,道:“多谢。”

他转身而去,曹丕回头看他背影,微微松了口气,才敢想,郭奕长得真像他父亲。

郭嘉也是这么一双桃花眼,也爱笑,也是看谁都像勾引一般,撩人得不行。

也是让曹丕记住了很多年。

郭奕进门,屋内仍留着一股药味。曹操坐在席上,半倚着墙,闭着眼,似乎头风的痛楚仍未完全散去。

但他知道郭奕进来了,所以抬起手,示意他坐过来。

郭奕相当不客气地就坐在了曹操给他腾出来的半边席子上,一并挨着墙。

他自小便与曹操如此,即使曹操现在已是魏王,而郭奕也已加冠娶亲,有自己的府邸,但总有些习惯是从来不变的。

曹操问他:“刚才在门口见到阿丕了?”

郭奕点点头,他又道:“还有曹干弟弟,身量又长了不少,可喜欢殿下了。”

他压根没想跟曹操在曹丕的问题上继续谈下去,况且他看到曹操在拿手边那个酒壶。

曹操头风刚散,不宜饮酒,郭奕看去,唯见他周身疲惫,霜雪满头,不复铜雀盛宴时的意气风发。

郭奕接过他手中酒壶,道:“魏王,让我来吧。”

他给曹操斟酒,曹操看他侧脸,几乎要错认他为奉孝。他因着已散去的头风,恍惚间将他认作奉孝,又因为头风的余痛,心知他不是奉孝。

他只是直勾勾地盯着郭奕,想要这恍惚久些,不要清醒起来,不要知晓现实。

但酒总是要倒完的。郭奕倒完了酒,倒掉了曹操自欺欺人的旧梦。

郭奕抬头看他,道:“昨日,我清理旧宅杂物,在阁楼发现两卷兵书,为家父手书。”

曹操果然没有去拿酒杯。而且他应该想不起来去拿了。

郭奕带来的是最早的那两卷孟德新书,早得连曹操自己都几乎要忘却,以为早就丢在那些兵荒马乱的年代了。

曹操没想到还有见到它们的一天,郭嘉的字不好,可是每个字都写得认真,力求让它们再出现的时候,不会过于丢脸。

可曹操再也见不到一个活着的郭奉孝了。活着就好,不必完美,不必年轻,不必俊美,甚至也不必聪明,不必记得他,只要是郭嘉就好。

然而这天地间从来都只有一个郭奉孝,聪明,年轻,完美,但只有一个,没了就是没了。

曹操眼前模糊,再看不清竹简上字迹。他疑心是头风还未散去,此事也是常有,而不曾往英雄泪上想去。

他想,当年,他失了曹昂,丁夫人怒气冲冲打了他一通,打着打着忽的哭了,便一路出去,再没回头,在门口撞上郭嘉,也没停留,就这般走了。

曹操无法拦她,满腔的懊恼悔恨无从发泄,却问这个不慎撞上枪口的年轻人:“她走了,你是不是也要走?”

曹操忘了郭嘉是怎么回答的了,也许郭嘉其实并没说什么。

郭嘉用十一年的时间回答了这个问题:他会跟随曹操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郭奕自顾自地饮酒,在曹操回神过来之前,抢先喝掉了那壶酒。他时常如此,曹操从不怪他,从来只是一笑了之,唯有在他病时,才会严肃起来。

郭奕未病,但喝得太快,咳了起来。曹操回过神来,轻抚他的背,替他顺气,又取笑他:“都是做父亲的人了,还这么没轻没重的?”

这话有些熟悉,他却忘记是什么时候说与郭嘉的了。郭嘉年纪小,在他看来,虽然发言盈庭,有时又实在稚气可爱。

近来他的记忆越来越不行了,好多事情都变得模糊起来。

郭奕缓过气来,笑道:“魏王竟记得,我都险些忘了。”

他前两月刚得一公子,自己也不甚上心,依旧每日厮混胡闹,这风流形状,比他父亲更甚,只是现在连陈群都不再开口了。

郭奕得寸进尺,又笑道:“既然想起来了,我便先求下这事,哪天得空,请魏王替那孩子取个表字,可行?”

他看见年迈的魏王动容,带起温暖的笑意。

“伯益这个字,便是我起的……”他道。

郭嘉还在时,说好的,他起名,留待曹操来定表字,一并给这孩子加冠。

可惜郭嘉爽约,不再回来了。

曹操终于想起正事来,他不再望着郭奕那张酷肖郭嘉的面容,怕自己神思再度恍惚。

他道:“我想擢你为太子文学,好么?”

他把手放在郭奕肩上,问他:“你陪在子桓身边,好么?”

他的手不觉加了力度,郭奕安静地承受着。

欲以后事属之,何意卒尔失之,命也夫。

曹操忽然觉得所有的不圆满似乎都在郭奕身上可以达到一个圆满。

郭奕走时,似乎听见曹操在身后念诗,语音模糊,依稀可辨“秋风萧瑟”几字。然后那些雄心和壮志便消散在黑夜中,他已入睡,夜已深沉。

郭奕心中深深叹了口气,却并未回头。他一路出去,便又看到了曹丕。

曹丕没走,就站在灯火中等他。

所以郭奕朝着光明走去了。


后二年,太祖崩。同年,曹丕嗣魏王,郭奕早薨。

END

彩蛋:如果历史人物看到写自己的同人文会是什么反应?

曹操赤壁大败而归,追思郭嘉,经旧居,入内查探。见阁楼内箱中锁有大量同人文,翻开观阅,篇篇皆是“奉孝早亡,生死离别不能相见”。


“颍川郭伯益,好尚通达,敏而有知。其为人弘旷不足,轻贵有馀,得其人重之如山,不得其人忽之如草。”

其实这段话来看,郭奕性格神似阿丕……

评论(16)

热度(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