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吃的水果

叱咤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

【脑洞】旧事

破邺城那天,曹丕带出来一个美貌女子,就是袁熙那位以貌美贤良著称的甄夫人。

这件事多少太过显眼,而相比之下,郭嘉带出一个少年就显得相当不起眼了。

曹操去找郭嘉时还是很高兴的,能够得到邺城,也就意味着统一北方的大业就在眼前了。

他很清楚这里有多少是郭嘉的功劳,所以他一进门,就先行把郭嘉抱了起来,抱着他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。

郭嘉不爱酒,不爱色,不爱财,不恋栈权位,也不贪图安逸,他思来想去,郭嘉爱的唯独是他和他们共同肖想着的这片江山。

而曹操也很乐意用自己去奖励他。

他放下郭嘉,又去亲他,却被郭嘉躲开。郭嘉急促地道:“明公不要——”

明公?不要?

曹操不高兴了,他们都多少年的关系了,当众瞎狗眼的事情又没少干,怎么今天郭嘉突然就矜持起来了?

但他再一看,郭嘉居然面颊微红,神情羞涩,这个欲迎还拒的调调还真是好久没玩了——

实在别有情致啊!

曹操反把他的腰箍得更紧,带着不容置辩的力度,强硬地咬着他的唇,道:“不要?你觉得现在还由得你说不要?”

这人真入戏了,就不笑场了。

郭嘉却是认真的,他狼狈不堪地推开曹操,惹得对方更是不快,正要把他结结实实按到桌子上来一回时,才意识到郭嘉为什么极力挣扎了。

他正看见一名大约十二三岁的少年人掀开帘子,从内室走出来。

曹操这回松了手,反替郭嘉整了整衣襟。郭嘉笑眯眯地抬手招呼那少年:“小奕来,见过你曹伯伯。”

少年人面貌还未长开,但曹操这样看去,已觉有眉目间有七八成像郭嘉,一样的眼型和秀挺的鼻梁,眉毛细长而凌厉,全靠桃花眼折中成风流妩媚。

曹操怔了一怔,问道:“这是……”

郭嘉平静地道:“哦,我儿子,叫郭奕,神采奕奕的奕。”

曹操上上下下又把郭嘉看了好几个来回,似乎想知道他原先是把这么大的儿子藏在哪儿了。

但那见了郭嘉并不笑的少年看见他却笑了,脆生生地喊了一句:“曹伯伯!”

他一笑,眉眼弯弯的,凌厉之意全然不见,只觉俊俏温柔。

实在是像极了郭嘉,这下曹操也没法不信了。

郭嘉微笑道:“这孩子和我一样,都很喜欢明公呢。”

曹操一时无语,索性蹲下身子把郭奕抱了起来,用胡子去扎他的脸颊。郭奕给扎得又痛又痒,却仍是笑着,也不让他松手。

郭嘉抱着肩,笑道:“他跟明公这么亲?我都嫉妒了。”

曹操也很是得意,越看郭奕越喜欢,抱着不肯撒手。

郭嘉问道:“明公来,是有事吗?”

曹操点头,道:“邺城一破,许多袁绍旧部需要收编,还有不少名声在外的文人,奉孝以为如何?”

郭嘉道:“其实明公心中自有主意吧?择有用的,选入府就是,这样,他们都是您的人,而不是朝廷的人。”

这建议郭嘉早就跟曹操提过,曹操也照做了,收效确实很好。

郭嘉不求高官,但还是把军师祭酒做到了一个高位。

曹操心中也早有想法,不仅是行军打仗,他也要让郭嘉在政事方面的才能也能够展现出来,否则,未免暴殄天物。

郭嘉总能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。他不止一次起托他以后事的念头,并不只是因为郭嘉年轻。

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年轻人,但郭嘉当真只有一个。

郭嘉见曹操不语,问道:“明公是在想,该如何处置陈琳吧?”

曹操笑了,道:“是。你以为如何?”

郭嘉微笑道:“陈琳辱及明公先祖,我可不敢置喙其间。不如让小奕说说?横竖童言无忌,明公不会生气的。”

曹操看了一眼郭奕,然后向他简要说了一下陈琳之事,问道:“小奕以为如何?”

他倒也没指望郭奕能答出什么来。

郭奕道:“曹伯伯不妨效高祖皇帝厚封雍齿之事。虽事不同,然前事可为今事之师。”

曹操放下郭奕,向郭嘉笑道:“这孩子竟有些见识。”

郭嘉只是笑,避开他的话头,道:“明公也不必太过刻意,封赏即可,亲近之举不若让丕公子去做,以文会友,更妥帖自然。”

曹操笑着拍了拍郭嘉的肩,郭嘉低头,掩着胸口,轻轻咳了两声。

郭嘉摸了摸郭奕的头,道:“小奕去睡吧。”

郭奕嘴角的笑容立刻消失,但还是离开了,临走时回头恋恋不舍地看着曹操。

曹操很大方地冲他笑着,道:“小奕晚安。”

于是郭奕又高兴起来,步伐轻盈地走掉了。


新茶烹了起来,适合说旧事。

郭嘉正在说旧事,关于这个孩子,关于他的过往。

“我二十岁那年,还不懂事,远房族叔给我写信,我就去见了袁绍。

“见了才知道,原来天下真有这种绣花枕头一样的人啊,除了仪表堂堂,当真一无是处。

“我也是那时才发现,我对蠢货的容忍实在有限。我就带着妻子一起走了。是的,我那时有妻子,她姓任,比我大两岁,眼角有颗泪痣,是个很好的女人。

“我那远房族叔,对,就是郭公则,三番两次来拦我,我也不肯听。他终于放弃,但并不放松。他认为我若不为袁绍所用,就一定是个祸害。

“他的认为是对的。这位叔叔看人一般,看我却特别毒辣。

“不过我也不怎么在意他,那时我便和妻子一起隐居,纵情山水,也蛰伏着等待时机。郭奕就是那时出生的,那是一段很安逸的日子,但我不喜欢。我根本不是什么隐士,郭公则也一直这么认为。

“后来,我去见你了。其实当时我负伤,你应该不知道。

“我那位叔叔,说动了袁绍,派死士来杀我。我妻子被杀,小奕下落不明,连我这条命,也是侥幸。

“破城时,我想去杀郭图,意外找到了小奕。那一剑就砍偏了。”

郭嘉很不习惯说自己的旧事,这也是他除出谋划策之外说的最长的一番话。

他一直认为诉说不幸毫无用处。但既然曹操想知道,他就说了。

郭嘉喝掉了杯子里的茶,他发现其实茶也很适合讲述,并不比酒差。

曹操和他坐在一处,听他此语,去拉开他的衣襟。

郭嘉胸前已包扎过,血已止住,看不出伤口。他腰间佩剑在鞘内,也不知是否沾血。

他一直把自己的事情藏在心里,让自己更加有用,也更加坚强。

有用,曹操才不会丢下他,坚强,他才能一直留在曹操身边。

他这一路就是这么走过来的。

“她的闺名是菡,”郭嘉道,“我都快要想不起来了。再过两年,我死了,大概就不会再有人记得她了。”

连郭奕都是跟着郭图长起来的。

不知道郭奕是不是恨他,他不问,也不想。

曹操拥住他的肩,唤他:“奉孝?”

郭嘉转头看他,那黑亮的眼睛让曹操胸口一紧,忽然觉得自己可能就要抓不住这个人了。

曹操不曾见郭嘉仗剑与人拼命的模样,觉得遗憾,又觉愧疚。

他从来就不知道郭嘉的这些事。但郭嘉今日竟全都告诉他。

郭嘉对他笑了,又重回素日的郭嘉。

他道:“那孩子喜欢您,我就放心了。”

曹操皱眉,道:“越说越离谱,怎么像要给我托孤一样。”

郭嘉微笑,不置可否,曹操拿他无法,又去亲他眉毛。

“傻瓜,是我想要托孤给你啊。”

“奉孝,可别比我先走啊。”


今表增其子满千户,然何益亡者,追念之感深。

END

评论

热度(8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