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吃的水果

叱咤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

夏虫

曹操有时候会说,郭嘉啊,奉孝啊,我要是哪天扎猛子死了,你辅佐我哪个儿子呢?

或者是,嘉嘉啊,你看孩子们都还小,我死了,你带他们多累啊,我舍不得。

曹操会这么说的时候,多半是头风刚退,觉得自己刚死过一回,还深深埋在郭嘉怀里不愿分开的时候。

郭嘉从来不答这话,曹操头风发作过后就是个虚脱的病人,谁会认真跟病人计较呢?

只有一次,他忍无可忍,反唇相讥:“主公若是头风未散,我去叫陈琳来好吗?”

曹操才知道他真的很不喜欢听这话,从此也就止住了。

但他仍是习惯在疼痛的时候,深深地埋到郭嘉怀里。郭嘉的怀抱微有凉意,又柔软,又令人安心,足以抚慰他的病症。

有时候,太疼了,他会在郭嘉身上留下淤青或血痕,然后又后悔,但下次依然离不开郭嘉。

和头风一样难以治愈的是他对郭嘉的习惯。

曹叡出生的时候,曹操倒是很高兴,虽然还没见到,却已经向郭嘉说,或者阿丕也不错,够格托付给你。

郭嘉正在看地图,思索下一步往北的攻势。袁氏残部仍在,戎狄隐患仍在,他无暇分享曹操之喜。

他说:“主公,以后请不要再与我谈如此遥远的事情好吗?我眼下,实在还有许多事情要做。”

曹操心知他舍不得自己。郭嘉从不避讳生死,但为他却避讳。

曹操笑着揽他的肩,却故意问道:“很遥远么?”

郭嘉道:“如与夏虫语冰。”

夏虫不可语冰,它连秋天都活不到。

怎么会有人用这种词比拟自己呢?

曹操不信,后来他也一直都不信。直到横槊赋诗,万丈雄心却付之一炬,他望着漫天火光,却真切地感到了冬日的寒冷透骨。

他才相信,他是真的要独自熬过这漫长冬夜了。

END

评论(5)
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