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吃的水果

叱咤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

【曹郭】佳期如梦

郭嘉百无聊赖地伏在栏杆边上,看着水中一轮波动的圆月出神,在想曹操怎么还不来。

他只这么一动念,曹操就来了,贴在他背后,过分温柔也过分热情地抱住了他,脸颊贴过来,与他耳鬓厮磨。

郭嘉无奈地笑了,慢慢地道:“孟德知道自己迟到,也不必如此——”

他不说了。曹操把吻轻轻落在他发间,脸颊和侧颈上,让他说不下去。

郭嘉闭着眼睛由得他吻,等他亲够了,才转过身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曹操摸他的脸,微笑道:“没什么,只是很想你。”

郭嘉笑出声来,他摇头道:“想我还迟到,我不信。”

他说着不信,却又去拉曹操的手,同他一起在这难得除了宵禁的乞巧节上闲逛起来。

他们一面走着,一面闲谈。郭嘉问他:“孟德白天晒书了么?”

七夕节晒书晒衣俱是流传已久的汉俗。曹操攥紧他的手,一面走,一面答道:“晒过了。别的书都是叫他们去晒的,你的几本兵书,都是我亲手晒的。”

郭嘉怔了一下,然后笑了,道:“孟德好贴心。”

他站住,在月光下看曹操,看得清清白白。他有些疑惑,问道:“孟德如今是太累了?怎么添了这么多白发。”

曹操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揽着他的肩,穿行过斗针乞巧拜织女卖巧果的人群,道:“还不是让儿子气得。”

郭嘉倒是立刻劝道:“丕公子不过弱冠之年,我像他这样大的时候,还什么都不懂呢。孟德不要为难他啊。”

曹操摸了摸他的头,道:“我随口说的。添些白发不算什么,谁能像你一样……怎么都不见老啊。”

郭嘉给他说得又笑起来,眼睛亮得像是天上的明月。

他微笑着看向曹操,道:“也是,都这么多年了。”

曹操被他亮得心痒,不走了,又伸手去抱住他。郭嘉顺从,也就乖乖呆在他怀里。

郭嘉笑眯眯地,心满意足地跟他低语:“其实刚才我也很想你。怎么会这么想呢,好像很多年没见过一样。”

话音未落,曹操把他抱得更紧,温柔地亲了亲他的脸,道:“傻子,咱们哪一天不见啊,真当是牛郎织女一年一会了?”

郭嘉嗤笑一声,拍了拍他的背,松开了他。他们慢慢地前行,越走越安静,越走越暗,离人群越远。

郭嘉忽然道:“关于跟江东开战的事情,我想了想。我们不擅长水战,又是异地作战,他守我攻,加上水土不服,其实不像我们先前认为的容易。孟德有没有想过,如果他们用当地的优势,比如风向或浓雾,来向我们发起火攻,可该如何应敌?”

出乎意料的,曹操没有回答他,似乎对这个问题已经不感兴趣。他疑惑地转头去看他,却猝不及防被曹操吻了过来。

他不知道曹操为什么不想听,只想吻他。但他还是抱住了曹操,和他亲吻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曹操这个吻尝起来很苦涩。

曹操没有松开他,而是把他拉到了自己怀里,用自己和身上的斗篷替他挡住了日出的第一缕阳光。

但郭嘉还是被那喷薄而出的朝阳晃晕了视线,他一时之间甚至看不清曹操的脸。

曹操尽力地试图遮掩住他,徒劳地试图留住他,但毫无用处。他吻了郭嘉,告诉他:“我爱你。”

那些模糊的记忆在消逝前变得清晰起来了。这一夜已经过去了,新生的太阳足够让人看清现实。

是啊,郭嘉想,七夕怎么会有圆月呢?

他过的哪里是七夕,分明是中元节。

这不是建安十二年,而是建安二十二年,郭嘉已死十年,曹丕也已过而立之年。

只是,曹操有一句话是没有骗他的。

“我的确总是见到你的,”曹操道,“在我心里。”

END

评论(5)

热度(1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