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吃的水果

叱咤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

【番外】不知

原定《出戏》的结局,想想还是作为番外写出来比较完整。


曹操在郭嘉的追悼会上才发现,他对郭嘉实在知之甚少。

他第一次见到郭嘉的家人。郭嘉的生父年纪并不大,带着妻子和女儿来,五岁的小雪手臂上缠着黑纱。

郭父也是多年不见前妻,与门外的崔媞打了个照面,然而他未置一词,挽着妻子进门绕棺一周行礼。

虽然他和崔媞,作为父母,应该是主持追悼会的家属。然而并没有,这事情都是曹操办的。

小雪没有进去,曹操牵着她去休息室坐下。她问曹操:“叔叔,郭嘉哥哥是不是死了?”

曹操摸了摸她的头发。小雪长得并不像郭嘉,但发质一样很好,又黑又软。

曹操问她:“喜欢你郭嘉哥哥吗?”

小雪点了点头,她又道:“可是爸爸妈妈不喜欢他。”

曹操一直觉得这世上很多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言的,也包括这一件。他想郭嘉明明是那么讨人喜欢。

他安顿好小雪,出来又碰见了陈群和另一个他不认识的青年。两个人是冒着大雨一路来的,身上的黑西装是湿的。

陈群皱着眉低头看自己的衣服,觉得这样很不合适,很失礼。他身边那位青年则是立刻跟曹操打了招呼,自我介绍道:“曹先生,我是郭嘉的学弟,我叫董昭。”

但他的介绍被陈群盖了过去。陈群道:“他之前一直说,自己是要贻害千年的。”

他头发湿漉漉的,说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看起来失魂落魄一般。

曹操拍拍他的肩,送他和董昭进去遗体告别。

曹操自己则没有。殡仪馆的妆有些浓,遮去了郭嘉平日的肤色,根本不像真的。

曹操觉得根本不像郭嘉已经死了。他不想告别。

追悼会的人不多,最后来了一位他们都不认识的人。

他三鞠躬后,绕棺一周,走了出来。

“我叫满宠,”对方道,“是郭嘉的朋友,也是公证局的主任。我来送他的遗嘱。”


曹操接手房子的时候有点犹豫。他没想到郭嘉会把房子留给他,而不是他的父母。他也看出来郭嘉的父亲极为尴尬。

曹操不是很在意,刚有种冲动,想说这房子还是给你们好了。但崔媞发话了,她说:“嘉嘉愿意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你,你真的不要吗?”

曹操就没有再推辞。白纸黑字清白,他也并不怕什么后患。

何况,崔媞那样说,让他觉得手里拿着的房本仿若一本厚厚的情书。

他强烈地不忍。

倒是陈群拿到那两千块钱的时候,一副不知道要哭还是要笑的表情,似乎有点生气,想把钱摔到郭嘉脚下,却又想起已经没有郭嘉。

他还是把钱仔仔细细地收好了,放进包里,站起身,走了。

郭父看了曹操一眼,还是拉着女儿,起身走了。他那一眼里充满了不解,曹操觉得他可能从未了解过郭嘉。

其实曹操也不了解他。

崔媞点了一根烟,问曹操要不要,曹操没有要,他的眼神里也有些迷惘,在想,郭嘉那段知道死亡在某一日必然会来的时间里,在想些什么呢?

崔媞问道:“有人这样对你,不好吗?”

她吐了一口烟雾,在空中,散开了。


曹操回去的路上,一直在想这句话。最后他还是决定去郭嘉的家里看看。

现在也是他的家了。

四楼,没有电梯,他掏钥匙,捅开门,进去了。

郭嘉生活得很简单,尤其跟了曹操之后,他很少在家。

家里没有任何相框,有很多书,一只旧式的笔电,卧室的床没叠,被单上印着英国短毛猫。

曹操不由得轻轻笑起来,道:“这小子,真够乱的。”

他开始动手帮郭嘉叠被子,收拾床铺,整理到处乱堆的书,然后决定明天去买个多的书架回来,再把床头挪一挪位置。

他想,这就是郭嘉的家了。

他这样想着,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,不再有那种不知所措的感觉。


曹操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。他换了个新的经纪人,事业上的事情也很顺利,只是有时候他会到郭嘉家里看看书,休息休息,练练戏,再替他收拾收拾屋子。

只有一回,董昭临时有事找他,曹操就让他来了。两个人坐在客厅,董昭看了一圈,道:“这房子还不错。”

曹操道:“是我打理得好。”

董昭笑道:“大概他知道您会好好照看,所以留给您了。”

曹操笑道:“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呢?”


现在他已经明白了,郭嘉不想要他知道。

所以他就当作不知道。

END

评论(10)

热度(101)